(转)公益源自生活滋润社会

2014/2/20 16:22:41

有人说,公益者的内心是磅礴的大海,声势宏大地涌动着爱的浪花。也有人说,越是高尚的人,他们内心的想法越是简单。在这条大爱的道路上,他们究竟如何一路走来?此中的滋味,也许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我们只是准备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尝试着窥探他们的内心,为有志公益者抛砖引玉。

最初为何萌生公益想法?

●王俊晓我是一个从河南农村通过上大学来到城市生活的人,乡村的熟人社区和邻里之间良好的关系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在城市的生活感觉冷漠,本地人和外地人,老年人和青年人之间缺乏交流和关爱。

我自小喜欢戏剧,,而且我很希望利用业余的时间服务于我所生活的社区和老人。那么,戏剧是一种让人放松,找回童心,重拾自信而且人人从小就会娱乐方式,渐渐地发现,身边很多青年人很希望有机会做公益,我就组织一下吧。

●张轶超那是2001年的时候,我当时和几个复旦的同学正在办一份校园刊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联合早报》上关于北京行知打工子弟学校的报道,于是就想到做复旦附近的民工子女教育问题的选题。接着,我很快就找到了杨浦区江湾镇外来工聚居区(俗称机场的地方),在那里遇见一所名为“沪皖小学”的打工子弟学校。那是一个设在废弃仓库中的简易小学,我依然记得第一次踏进校门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活蹦乱跳,一个个冲上来让我给他们拍张照的孩子们。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萌发了给这些孩子当老师的想法。没想到,这一下居然就当了10年。

遇到困难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

●王俊晓我觉得还是要自我认同,要坚信自己的东西的价值,去慢慢影响周围的人,尤其是初创期的公益组织。

就说我自己做的为农民工学校的学生做的教育戏剧活动以及为社区独居老人表演小品和互动戏剧的活动吧,组织志愿者真是头痛的事情,现在的青年人可选择的业余生活很多,但是要组织志愿者持续地开展服务就比较困难,去年有次为独居老人演戏的排练活动,天下着小雨,不少报名的志愿者来电话说种种原因不能来了,我很能理解。

有时候想想算了吧,但是想想报纸上介绍独居老人的生活状况,我们通过表演节目和与老人交流,也许能帮上一点忙让情况得到好转。慢慢地积累经验支持的人越来越多,每次活动后老人们都不舍得我们走的眼神和话语越来感觉做这事情有价值。

●张轶超记得最早一次的困难发生在2003年春天,当时我们租借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公寓作为固定的教学场所,给孩子们开设了电脑、摄影、天文、地理、历史等各种兴趣课程。租金从2002年3月开始一直是位好心的商人资助的,但到2003年3月的时候,这个商人由于生意不利,停止了资助。当时我还在读研究生,每个月只有两三百元的补贴,不可能承担一个月将近2000元的房租加水电煤费。那是我记忆中最困难的时期,我差点就放弃了。

不过每天放学之后,那些孩子都会出现在公寓门口,一起做功课,问我问题,还和我一起去长跑健身。周末的时候他们会来上复旦志愿者开设的各种兴趣课程,一起去旁边的小区活动中心打乒乓,刚学了摄影的孩子会拿着志愿者借的单反照相机到处去拍照,甚至还会跟着教天文的志愿者晚上跑到机场空地上去寻找天狼星的光芒……正是因为这一切,使我在那时坚持了下来。后来有个朋友帮忙,给我找了份兼职工作——给自考生上哲学课,让我能够有了2000元/月的收入,才勉强维持了下来。

你对自己公益事业的未来怎么看?

●王俊晓最近一年在中国6个城市(天津、广州、重庆、北京、深圳、上海)推动社区剧场,那么受欢迎简直不敢相信。我是想,这个是我的终身事业了。

去年3月份在北京参加了一次社会企业家训练营的计划,让我认识到要想把公益事业做出规模效应让更多人受益,还是需要很多的能力:领导力,组织能力,运用人才,机构运营能力,品牌推广等等。有不少是我所缺乏的,我想一边让自己提高,一边要物色人才加盟到自己的事业中来。我相信:有梦有未来!

●张轶超我不敢说自己会一辈子做久牵,但我可以肯定公益会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即使不是全职,我也会利用业余时间从事各种公益活动。我觉得这应该是每一个现代公民的觉悟。

至于久牵的未来,或者接班人,这个问题我暂时没想过。有时候,当我问孩子们,将来会选择什么的时候。会有人扬起头,认真地跟我说:“张老师,我希望长大后能像你这样。”所以我想,其实不用刻意培养什么接班人,如果久牵真的成功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我已经把公益人格植入了每个孩子的心中,到时候,总会有人来继续我的事业的。

公益给你带来的快乐是什么?

●王俊晓我发现自己并不孤独,发现走出自己的小天地,通过自己的才能,呵呵,掌握“社区剧场”的技能的人可不多,以前跟随海内外的社区剧场导师学习戏剧真的没白花时间,能通过戏剧为社区独居老人们服务感觉非常开心;当志愿者很投入活动的时候,青年人和老人们聊天啊互相关心的时候,我就感觉非常的快乐。

●张轶超最大的快乐就是发现自己的理想能够和孩子们的愿望融合在一起,发出美丽的光芒。比如最近我鼓励孩子们把自己生活中的体会、思考和感动写下来,然后编成报纸(《小草要歌唱》)与大家交流。我强调不要写成应试作文,强调只有真实的文字才有力量。

所以,当读到孩子们的那些文字时,我非常快乐。

徐志摩有首《偶遇》的诗,最后一句“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是的,那是一种美丽的光亮。当你看到,自己的生命和孩子的生命相遇,并因此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之时,你便会感受到自己存在的实在感,以及那种无法言喻的快乐。

网络调查

市民参与公益活动近半是以捐助为主

九成市民参加过公益活动,但满意度还不到八成,认可公益一定会让城市更美好的市民刚刚过半——这个数字是否应该让人担忧呢?事实并非如此。上周,《心周刊》联手搜狐网,进行了网络调查,得到了众多网友的投票响应,通过深入的剖析,记者发现其实城市公益者已经非常普遍,而且他们对公益两字有着十分深刻的理解。之所以对公益工作的满意程度还不够高,恰恰是因为他们还希望把这份事业做得更好。

调查数据显示,九成网友表示有过参加公益活动的经历,近两成还是经常参加,已经把公益作为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市民们参与公益活动的方式也十分多样,45%表示以各种捐助为主,主要参加赛事活动的志愿者工作和帮助弱势群体的网友占的比例均为14%,其他包括爱心助学、关爱小动物等形式都受到了市民们的追捧。

市民们对于公益活动的参与度是很高的,但他们对自己所做的还不够满意。在公益活动满意度调查中,对活动内容、自身表现满意的只占25%,一般的占57%。对于公益活动是否让城市变得更美好,认为“肯定是的”和“大部分是的”只占53%,认为“未必见得”的却占了42%。这充分说明,市民们非常在意的是,公益活动不只是做过就算了,他们希望能够创造新的形式,希望看到自己的成绩,他们对公益有着很高的追求。一些网友的留言,也佐证了这样的观点。

在现实范畴内,22%的网友认为,城市更有秩序了,27%认为市民们的素质更高了,还有33%的受访者认为,城市里的弱势群体得到了更多的关爱。

而在精神层面上,43%的公益者认为,他们满足了自身心灵上自我实现的需求,14%的人表示,自己在公益活动中享受到了结交新朋友的快乐,也有17%的“施助者”认为他们受到了许多来自“受助者”的精神帮助。在这个问题上,很大比例的网友达成了高度一致。有三分之二的被调查者认为:“在公益活动中,施助者和受助者的身份有时是会发生互换的”。

公益,城市的润滑剂

公益让城市更美,那是实实在在的变化。倡导“左行右立”,倡导“睡衣睡裤不出门”,无数人为之默默付出,树立了城市文明的风范,更为上海增添了新的风景线。为什么公益可以促进城市的美好程度?因为公益者的“灵感”总是来自社会中还不够完善的地方,随着他们之后的躬身投入,城市怎不添几分俏丽?

因为缺憾才有公益

“你为什么会想到从事公益活动?”也许,每个志愿者都会给出自己的回答,但再耐心地去追寻,也许会发现,许多公益活动的起源往往来自一种感觉——我们的身边还有一些不那么尽善尽美的事情。

有一个名叫王俊晓的年轻人,他家所住的楼层里一共住着12户居民。有一天,王俊晓家的水壶坏了,想问同楼的邻居借一个,可是敲遍了其他11家人的门,却没有人乐意提供帮助。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可如今邻里之间的冷漠深深地触动了他,这让他下定决心组建一个促进人与人之间和谐沟通的公益组织,并且就为它取名叫“十二邻”。如今,这个用“社戏”去温暖“空巢”的组织,为众多“空巢”老年人搭建起了自己的人脉网络。

新春佳节里,有一位名叫张泽民的73岁老人,连续11年在街头寻找乞丐、流浪汉,为他们送上温暖的饭盒。天气纵然是寒风瑟瑟,可老人说:“正因为冷,我才更要出去。”受助者捧着这特殊的“年夜饭”,连声道谢,可老人却淡然地说:“我只是想让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从事公益的人,如何选定自己回报时代的方式呢?当然总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些城市生活的一些缺憾,看到一些弱势者还未能得到充足的帮助,由此选定了自己投身公益的领域。这样的工作,好比是“拾漏补缺”,倒是暗合了上海世博会“城市社区的重塑”这一副主题。

让城市更有秩序

最近这段时间来,“左行右立”的宣传也可以说是铺天盖地。也许,提倡个性的“八零后”、“九零后”对于这样的主流宣传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可是,看着一个个大清早起来赶早高峰的地铁志愿者,看着商场里漂亮的女服务员举着“左行右立”的文明提示牌,看着电梯口对自己行队礼的红领巾,他们的内心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幕幕这样的场景,地铁商场里,真的是绝大多数人自觉地站在了踏步电梯的右侧,步履匆匆的人则是带着微笑从他们的左边走过。

市民吴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这样一段经历:“有一次,我参加一个车友会组织的公益活动。大家把车有序地排在一条车道上,既不超速,也不阻挡其他的车辆。遇到转弯、变道,所有的车队成员都会和平日里很不一样地互相让道。”这一次的公益活动,让他体会到了有序所带来的温馨。吴先生说:“如果每一个‘驾车族’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如果他们独自在路上行驶时,也能有那种在车队里的归属感,那么大概车来车往之间的交通事故都会大大减少吧。”

不仅仅是车与车之间,公益活动更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人与人之间、心与心之间有了亲善的机会,更使得这种和谐有了向全社会推广的可能。

公益,生活的维生素

公益无疑可以让城市变得更美好,但这种可视的效果,最终还将进入我们的内心。公益的效用,归根到底是改善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尤其是那些看起来给予了帮助的人,往往可以获得最多的心灵给养。

受助、施助界限模糊

受助者?施助者?说起公益,说起志愿,很多人往往会不自觉地把两者之间的身份绝对化,甚至对立起来。可是,事实真的只是这样的吗?

还是说“十二邻”的社戏,在一次演出中,志愿者们演的一段内容涉及到了关于战争的主题。此事,台下一位老人徐徐站了起来,原来这是一位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战斗英雄。

台上的这段演出,让老英雄触景生情,他忍不住回忆起了一段往事——当时在战场上,全班的战友都牺牲了,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眼中满是无助,满是伤痛,满是对敌人的仇恨……

志愿者们被老人的经历震撼了,当他们从沉寂中缓过劲来之后,立即按照老人的描述绘声绘色地重演了战场上的那一幕。老英雄感激涕零,他说是这群年轻人让自己有了直面往事的勇气,可是更应该说感谢的,难道不是那些抱着帮助别人的本意却最终获得了如此珍贵的人生经历的志愿者们吗?有这样的机会走进他人的内心深处,志愿者们究竟是付出的更多,还是得到的更多呢?

实现交友的诉求

有人说,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工作压力越来越大,而自己整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社交圈几乎是一成不变,还被人称为“宅男”、“宅女”。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尝试做做公益呢?这不但会为你的生活注入活力,还可以大大扩充社交圈,结识许多新朋友。

不仅仅是交友,很多人还在公益活动、志愿活动中,觅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比如在世博会倒计时100天之际,徐汇区有关方面就组织过一场特别的徐汇世博青年交友专场活动。参加活动的120名俊男靓女,不但大多是世博志愿者,还都是“单身贵族”,主办方很坦然地表示:“我们就是要演绎世博年的第一场缘分盛会,通过共青团搭建的平台广交朋友,收获爱情,用‘小爱’传递‘大爱’,用‘大爱’凝聚‘小爱’。”

有人也许会觉得,用公益活动“假公济私”,实在是动机不纯。事实并非如此,公益本身就凝结着太多让生活变美好的元素。最重要的当然是真心付出,但在帮助别人的同时,“美”了自己,又真是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