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关注高校贫困生

2014/2/21 9:13:15

    当前,高校贫困生现象日显突出,数量庞大,比例不断增加,成为带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积极、稳妥、有效地解决贫困生问题事关我国高校健康发展的大局,刻不容缓。为比较全面了解贫困大学生的现状,我们对河北师范大学、河北理工学院、华南师范大学三所院校的贫困生进行了调查。
    一、贫困生成为高校相对比例较高、绝对数量较大的特殊人群
    鉴于我国南北方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性及消费水平的不同,对于贫困生的界定,南北方院校存在着差异。
    河北省6800万人口中,有5300万在农村,河北省内院校,学生大多数来自农村,困难学生比例相对偏高。河北省关于贫困生的界定,有下列情况之一者为一般经济困难学生(平均月生活费在150元以下):单亲家庭,人均年收入在1500元以下者;父母均为下岗职工,人均年收入在1500元以下者;家庭处于贫困落后地区,人均年收入在1500元以下者;家庭因多子女在学、父母年老体弱等原因导致经济负担过重者。河北省关于特困生的界定,有下列情况之一者为特困学生(平均月生活费在120元以下):孤儿,无任何经济来源者;单亲家庭,人均年收入在1000元以下者;父母亲因身体等原因丧失劳动能力,无固定收入者;家庭因遭天灾人祸无法缴纳学杂费者;家庭被当地政府列为特困户者。据河北省教育部门统计,目前在全省各类普通高校的40多万在校生中,贫困学生的比例约占15%,大约有 7万多名,其中又有一半左右是特困生。据2005年4月调查,河北师范大学本、专科学生24977人,多数学生来自农村。贫困生6243人,占学生总数的25%;其中特困生2489人,占学生总数的10%。河北理工大学本、专科学生18000余人,大部分学生来自农村。贫困生  2940人,占学生总数的16.3%;其中特困生540人,占学生总数的3%;比较困难学生900人,占学生总数的5%;一般经济困难学生1500,占学生总数的8.3%。
    广东省总人口1.1亿,是我国第一人口大省,广东城镇常住人口占全省常住人口的 55%,超过了农村人口。根据广东省规定,贫困生平均月生活费在300元以下,特困学生平均月生活费在200元以下。华南师大的贫困生多来自农村和城市下岗职工的困难家庭。根据2005年4月调查,华南师范大学全日制在校本科生总数15105人,贫困生4460人,占学生总数的29.53%;其中特困生1230人,占学生总数的8.14%。由此不难看出,无论是北方院校,还是南方院校,贫困生成为高校相对比例较高、绝对数量较大的特殊人群。
    改革开放前,我国高等教育费用全部由国家承担,国家统包了学费与生活费,贫困生问题尽管事实存在但未得以显现。改革开放后,尤其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确立,特别是实行高等教育成本分担制度改革后,高等教育部分费用由个人、家庭负担,加上市场经济体制转型,城市失业下岗、农村工农剪刀差、教育产业化,使一些家庭的收入降低,而高等教育成本却在增大。1996年以来,高等教育试行并轨招生,学费持续增加,高校贫困生群体呈上升趋势。据调查,一个普通专业的大学生一年的学费、住宿费、书费,再加上吃饭、穿衣等,平均每年费用在1万元左右,特殊专业远远超过 1万元。如 2004年河北师大学费:普通专业3500元;计算机科学与技术、英语、俄语专业4500元;音体美专业 6000元;二级分院10000元;住宿费500-800元。河北理工大学学费:普通专业3500元;金融学、英语、日语、信息与计算科学等专业4500元;绘画、艺术设计、工业设计专业6000元;根据不同的住宿条件,住宿费每生每年为500-1200元。华南师大学费:普通专业(含外语、体育)4560-5160元;软件学院软件工程(本科)专业8000元;艺术专业10000元。住宿费:视不同的住宿条件在500—1500元之间。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05年学费、住宿费:每年11500元。每个大学生每年费用远远超过万元。调查数据显示,河北师大贫困生在校生活费每月在150元以下,特困生在100元以下;河北理工大学贫困生生活费在200元以下,华南师大贫困生生活费在250元以下。这种生活标准甚至低于政府规定的月人均250元的贫困线。对贫困生来说,经济拮据是困扰他们的最大问题。
    二、关注高校贫困生的精神压力
    贫困大学生中不乏乐观外向、坦诚直率、独立性强的,但也有一些贫困大学生由于经济拮据,家庭过高的期望,造成了自身过重的精神压力,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心理障碍或精神空虚等现象。在其他学生尽情地享受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时,贫困生们却要为筹集学费和生活费而发愁,钱成了他们沉重的心理负担,阻挡了他们追求快乐的脚步。
    经济的贫困,导致贫困生心理的不平衡,有的还会产生自卑感和抑郁心理。长期以来,孩子有能力通过考大学走出去,是令农村家庭备感自豪的改变命运的方式,因此,也成为许多农村家庭最大的希冀,然而,目前这种希冀里增加了越来越多担忧的成分。因上大学,家里债台高筑而致贫,已成为横压在贫困生及其家长心中的最大难题之一。据报载,2004年我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入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入分别为9422元和2936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普通专业的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据我们对国家重点帮扶的一个贫困县的调查,农民年人均收入只有1009元,供养一个大学生,就需要三、四十年的纯收入。对于贫困地区的农民来说,脱贫是美好的梦想,致富是永久的话题。希望孩子上大学,改变家庭经济拮据的重担就寄托在孩子的成才上。父母殷切的期望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无形的压力,沉甸甸地压在他们的心头。一位大四男生无奈地说:“如今就业压力这么大,找一份好工作真不容易,现在我都不愿意回家,怕面对家人期待的眼光,怕最终会让他们失望。”
    应对方式上的不正确,导致了贫困生抑郁心理加剧。由于家庭条件差,他们遇到的困难相对要多,这些困难往往需要通过求助才能得到解决,但由于他们的自尊心较强,戒备心较重,有时候不愿意接受来自学校或他人的帮助。有的学生明明家里很困难,却因为爱面子而不愿意填写困难申请。贫困生的感觉有些也许只是他们自己的想象,他们的话也许不无偏颇之处。但是,高校贫困生作为一个弱势群体,他们在生活和学习中确实遇到了我们没有想到的种种艰难和困惑。
    三、建立健全严谨完整的高校帮困机制
    1、以助学贷款为主要方式,解决困难学生学费问题。
    解决贫困生上大学难的问题,首先要落实国家助学贷款。为此,要认真调查学生家庭经济状况,实事求是地执行国家及本校有关国家贷款的政策,最大限度满足贫困生的贷款要求。2004年,河北师大助学贷款工作克服了重重困难,落实了183.9万元学生贷款。截至到目前,共有638名学生与银行签订了贷款合同,贷款总额为597.7万元。河北理工大学为1364名贫困生办理了贷款。华南师范大学有520名贫困生签订了贷款合同,贷款合同总额为624万元,实际发放金额312万元。
    2、以困难补助、减免学费、临时困难补贴、奖学金为辅助方式,完善帮困助学体系。
    2004年,河北师大发放困难补助51.55万元,勤工助学补贴113.9万元,减免415人学费合计60.7227万元,为占在校生总数10%的特困生发放伙食补贴近200万元。除此之外,开展冬季“送温暖”、夏季“送清凉”活动,共计为特困生发放了近30万元的冬季和夏季用品。河北理工大学为1800名贫困生发放困难补助金100多万元。华南师范大学为360名学生减免学费合计166.5万元,发放各类奖学金136.75万元,发放经济困难补助金10.9万元,发放经济特别困难补助金7万元,解决了贫困生的部分实际问题。
    3、以勤工助学为手段,解决困难学生的生活问题。
    对贫困生,通过发放爱心基金、特困生救助金、减免学费、协议缓交学费等形式,解决了一部分人的难题,但单一的经济补助,无法锻炼特困生解决困难的勇气和能力,弄不好反而会伤其自尊心。比起各种“扶贫”政策,大学里的贫困学生更愿意通过勤工俭学的方式来找到尊严,自食其力挣出部分学费和生活费用。河北师大、河北理工、华南师大积极开辟了校内外勤工助学岗位,使部分学有余力的贫困生能够借助自己的劳动,获得经济报酬,缓解部分经济压力。迄今为止,河北师大设立学校内部固定岗位1429个,学校内临时岗位5000多人次,学生收入100余万元。勤工助学协调中心派出家教、家政、促销、报刊征订、编辑、翻译、促销、导购等岗位1500个,其中家教800个,学生收入约200余万元。2004年河北理工大学为1300名贫困生安排了诸如卫生清扫、微机操作、治安保卫、图书管理、自行车摆放、档案管理、信件发放、餐厅的文明监督、公寓管理等固定的勤工助学岗位,每人每月可获150元的补助,为贫困生发放补助130万元。协助500名贫困生找到了家教。组织部分贫困生为厂矿、企业、社会团体进行市场调研、产品供销、产品宣传等活动,使一批贫困生在社会上找到了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华南师范大学设立学校内部固定岗位2468个,学校内临时岗位5050个,勤工助学7510人次,发放勤工助学补贴金额126万元。
    四、从根本上解决贫困生问题,有待于政策的调控
    1、高校收费应当稳中有降。
    尽管各个学校在勤工助学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生问题,有待于政府层面的工作。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规模改革高等教育体制,高校学费随之由原来的每年几百元逐渐增加到3500元至10000元不等。高校教育收费改革是必需的,但高等教育的发展不能以教育收费为基础,收费只是对政府投入教育的财政资金不足部分的补充。我国现在的国情,农民的孩子占的比重还很大,下岗工人供养孩子也很困难,因此在高校教育收费上再也不能在现在的基础上提高了。为保证贫困学生接受大学教育,高校收费应该稳中有降,让更多贫困的人有机会上大学,拥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2、解决学费问题,只能靠银行贷款。
    高等学校由于贫困生较多,尽管学校采取了一些有效措施,也只能解决贫困生的日常生活困难,学费问题仍是贫困生感到压力最大的问题。河北师大贫困生欠学费1200万元,河北理工大学贫困生欠学费千万元,华南师范大学3850个贫困生欠学费达1686.67万元。解决学费问题只能靠贷款。目前银行的助学贷款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学生的贷款需求,政府应从政策层面激励银行加大贷款力度,以缓解学生交费难的局面。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各个商业银行在落实助学贷款方面的态度不是很积极。主要原因是在我国个人信用制度不很完善的情况下,助学贷款存在着风险。助学贷款最好是在生源地办理,提高学生获得贷款的成功率。一方面,银行对学生家庭情况比较了解,便于确定需要贷款的家庭;另一方面,一旦出现学生个人还贷困难,学生家庭可以承担还贷责任,有效避免贷款风险,同时不断完善还贷的约束机制。
    3、实施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解决贫困生的就业难和还贷难。
    2004年的夏天,湖北省教育厅率先实施了“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效果很好,其经验值得推广。其主要方法是:招收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生到农村乡镇学校任教,品学兼优的贫困毕业生和来自贫困县(市)的毕业生优先录用;服务期为三年,年度考核合格者,省教育厅对每人每年奖励5000元,按年发放。对借有国家助学贷款的毕业生,此奖励优先用于偿还贷款。服务期满后,毕业生可自主择业,也可选择继续留在农村乡镇学校任教。实施这项计划,有助于优化农村教师结构,促进师资力量均衡分布,提高农村教师整体素质;有助于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解决经济困难学生还贷难问题。
    (《环球视野》摘自2006年第4期《红旗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