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不是原罪,愚蠢不可原谅(致2016财专红玫瑰受益人的一封信)

2016/12/19 18:46:50

      从三年前起,岁末的忙乱中又多了一项工作,就是“红玫瑰助学金”的审核和发放,还有随之附入的一封信。我曾经说过,愿意象罗胖每天坚持的60秒一样,把每年的这封信坚持写下去。

     负责任地说,每一份申请书我们都认真看过了;很抱歉的是,这一年人民币仿佛又贬值了,助学金却还是2000元。

     在座的各位,出身已经不可能改变,但对命运的走向还有参与决策的机会。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贫穷不是原罪,愚蠢才不可原谅。

      最近有两件事很热。一个年轻女记者在未婚夫心有别属后选择了跳楼自杀,她愤怒的同行联名写信要求男方单位开除这个“人渣”,网络上更是一片铺天盖地谴责小三之声;一个中年的父亲在女儿患白血病后写下一篇篇文章,朋友圈如同被投了深水炸弹,催完眼泪又催口水,你可能既是点赞打赏的那个人又是破口大骂的那个人。

      先说第一件。男女之间感情纠葛是常年不衰的戏码,以身殉情也偶有发生,大家常常会评价:真傻,不值得。同样,对于负心的一方,人们常常会骂:禽兽,被雷劈。无论是扼腕还是唾弃,大多数人只是看客。可是看客们经常有参与互动的热情,我一直纳闷,看似正义爆棚的“打小三”视频何以有蔓延趋势?舆论审判为何往往会走到了法律前面?更何况对未婚者来说,似乎还有反悔的机会和权力吧?

     由这件事引申,想对女生学妹说,我们首先是自己,然后才是某人的女友,某人的老婆。有涉及到原则问题的分歧,天平在双方心里,取舍在于自己。上策是搁置争议共同发展,实在不行,要么忍,要么滚。

     微博,微信社交媒体的出现,让很多人经常分不清公域和私域的界限,吃瓜群众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无数事例教育我们,看客是不付成本的,如同鲁迅笔下围观死刑的同胞。

     我的建议,感情私事,就别麻烦众人了。

     但有时候,有的事,是有必要劳动大家的。

      一个看似温饱的家庭被突如其来的疾病击沉的事例不用多说,在网上寻求帮助不失为是一种避险救急的方法。那么是不是有车有房就不能求助?是不是必须砸锅卖铁一无所有才能博得同情?现在天天讲不忘初心,为什么大家就忘了最初是感动于那一篇篇充满父爱记录的初心了呢?

     以上事件中,客观说受谴责的当事人都有瑕疵,但我以为,不至于到了使他们承受九级舆论风暴的程度。

     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有扮演蜘蛛侠的机会,仿佛正义化身,其实很多时候却都充当了键盘暴民的角色,剑气纵横之处,伤了无辜。

     马丁·路德·金说过,这世界上最大的危险,莫过于真诚的无知和认真的愚蠢。被绞死在纳粹集中营的德国牧师迪特里希·朋霍费尔说的更直白:愚蠢是比恶意更加危险的敌人。你可以抵抗恶意,然而面对愚蠢,根本无法防卫。

      因为无需付出代价,在那些我们轻而易举就参与的讨论中,有多少只是看了标题就轻易下了结论,或者干脆人云亦云跟风扬土?此刻你也许是看客,但很可能有一天你就成了热点事件的当事人,每一次转发可能都会让你感到凌迟一般的痛苦。

     当宅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的古训显得更加无从落脚,那么当我们的思想跟不上事件发展的速度时,请学会适当闭嘴可好?

     岁月不敢细究。于中年如我们,它是想努力忽略掉的皱纹和白发;于年轻如你们,它是轻率的挥霍和未知的惶然。

     曾国藩说:人生有可为之事,有不可为之事。可为之事,当尽力为之,此谓尽性;不可为之事,当尽心从之,此谓知命。

     此间岁月,于你们正是尽力尽性的时光,做个智者的目标似乎高远了一些,但尽力使自己不愚蠢不难做到,愿各位珍惜珍重,岁月会把答案写在每一个人的身上。